我所认识的广告人陈晓旭

  妙真俗事—我所认识的广告人陈晓旭

  “林妹妹”陈晓旭出家了。

  出色的广告人

  新年回来,恐怕没有比这更引人注目的新闻了,时光消逝,似乎并没有减弱人们对于这位“红楼一姐”的关注。

  对于了解陈晓旭的朋友来说,这个消息在乎意料之外,又似在情理之中。在当下的媒介环境中,陈晓旭的出家可以有多重解读。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更像是一条娱乐新闻,毕竟陈晓旭在绝大多数人心目中,留有的都是演艺明星的印象。然而我所认识的陈晓旭,不仅是以为娴静优雅的女性,更是一位出色的广告人。

  陈晓旭提供给我们杂志发表的近照。

  我与旧版《红楼梦》的主演欧阳奋强(中)、袁玫(右二)在沈阳的合影

  同在北京CBD的现代城办公楼里办公,我们杂志社在六楼,而陈晓旭的北京世邦广告有限公司就在三楼办公。我们常去三楼的茶马古道吃饭,所以每次都要经过她的办公室。她公司洁净的玻璃大门上赫然印着“南无阿弥陀佛”的字样,就全中国的大型广告公司而言,这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装帧了吧。

  在茶马古道我们也经常能碰到她。几乎每次看到都是她与二、三为女性朋友吃饭。他们吃得不太多,好像每次都聊天很久的。

  陈晓旭凭借一部《红楼梦》火遍大江南北,为后来积累深厚的人脉资源打下不错的基础。当年她转行做广告,也曾是一度是刊头报尾的热料。时光流转,成就了“林妹妹”这一杰出角色的陈晓旭,同样成就了一家优秀的广告公司。

  陈晓旭也是阴差阳错地转入广告界的。

  五粮液成就她的财富梦想

  “那是1991年,一个朋友告诉我说,长城广告公司在征集加盟承包经营,可以自己组一套班子单干,他们觉得我应该去试试。没想到公司竟同意由组建制作总部,自负盈亏,我就大着胆子签了字。”

  到了1996年,陈晓旭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北京世邦广告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那年,她29岁。这是,她已是中国广告界的名人了。

  由于陈晓旭在广告界的很好口碑,她很快赢得了中国最大的名酒企业五粮液集团的亲睐。从那年开始,五粮液每年开始通过陈晓旭的北京世邦广告有限公司,在中央电视台投放广告亿元左右。也就是有了五粮液的长年支持,北京世邦广告有限公司的经营状况近十年来非常良好。

  还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陈晓旭办公的现代城的同一栋办公楼里,另一家广告公司,也是五粮液的广告代理商,也是五粮液的长期合作伙伴。

  陈晓旭所在的北京世邦广告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五粮液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招标广告的投放。而这家广告公司则负责招标段以外的广告投放。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在中央电视台一、二、三套的“著名企业音乐电视展播”栏目。这家广告公司是从山东成长起来的一家全国知名广告公司,专业水平较高。

  可能是陈晓旭后来又投资电视剧拍摄,加之还要抽出时间云游佛教圣地,而没有潜心经营北京世邦广告有限公司的其他业务,以致五粮液在内的一些客户的一些业务转向其他公司运营,导致陈晓旭的公司经营业绩有所下降。我猜测,经营压力加大,也可能与陈晓旭出家有一点点的关联的。

  我给陈晓旭和她公司颁奖

  作为世邦广告的老朋友,我们《广告导报》有幸得以纪录陈晓旭精彩的另一面:在由我们杂志联合发起举办的“中国广告风云榜”评选中,陈晓旭领导的北京世邦广告有限公司曾获“中国最具影响力100强广告公司”称号,陈晓旭也曾多次获得“最具影响力30位女性广告人”及“100名最具影响力广告经理人”称号。

  陈晓旭的资料照片。

  与佛有缘的陈晓旭

  我们杂志多次采访过陈晓旭,几乎每次都是她提供照片给我们杂志发表。有一次我不满意她提供的图片,就安排摄影师去拍摄,但她只准许我们拍摄她的侧面形象。当摄影师正面拍摄她时,她就转脸表示“抗议”,而且从没有发现过她笑过一次,每次都是很忧郁的表情。

  关于她最终的出家,许多人认为是疾病促成,不过陈晓旭也曾坦言,自己曾经很专注于财富的积累,但之后发现物欲的增长并没有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真正的快乐。1999年,她偶然在朋友的车上听到净空法师讲解的《无量寿经》的录音带,遂衍生了学佛的念头。两个月后,她前往新加坡找到净空法师,遂皈依佛门。就在春节前夕,陈晓旭还在自己的公司网站发表了一篇充满佛性的祝语。而此前她还参访了香港志莲净苑等佛教场所,并在网站上留下自己虔诚拜佛的一组照片,足以印证她对佛教的虔诚。有了这些作为根底,最终处于何种因缘遁入空门,似乎都已不再重要。

  从红楼一姐到女性广告人,不管是从哪个视角,我等“槛内人”所能窥见的一切或许永远只是皮毛。人之于他人,如同每个人之于他自己的人生,或将永远是一个解不开的谜。陈晓旭的全部迷惑和苦恼,都已化作缕缕青丝,在悠长的木鱼声中缓缓滑落。晨钟暮鼓声中,她用一个新的名字生活――妙真――她还将收获自己的欢喜和精彩,只是这一切,都再将与俗世无关。

  祝福妙真,愿平静与喜悦与她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