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医的不解之缘

  简单述说一下本人与中医的渊源,我与其他很多中医爱好者相似,或多或少是身体的原因,再有就是给孩子治病,大概就是这两个原因让我认认真真的学起中医。

  我身体素质向来不好,尤其是胃炎,最严重的时候天天半夜会被饿醒,起来马上就要找吃的,倍受折磨。那还是2009年,药店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那几年天天在网上找治疗胃炎的方法。值得一提的是杀幽门螺旋杆菌的三联疗法,吃了是挺见效,不过稍隔两月胃疼胃胀定会还来找我。那两年体重直线下降,脸色萎黄,碰见的人还以为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医保卡里的金额从来没有超过3位数,自己的卡划光了再划家人的。只是胃镜就做过四五次。长话短说,那时候我正在听徐文兵和梁冬的节目,忘了什么原因我鬼使神差在上腹部敷了一些红尖椒的碎沫,就像虎皮膏药一样的贴上去,第二天胃竟然莫名其妙的不疼了。后来想想我得的正是胃寒。感谢中医太美,正是这个节目启发了我。于是从那时起我天天早上吃一勺生姜沫,慢慢的胃炎便这么轻易的被我治好了。胃病好了之后,便与中医分道扬镳了许久。

  第二次机缘是孩子出生后,那时候是2012年。小孩子在不到一岁的时候有点发烧,去儿童医院吧,那比较权威我想。大夫看了下嗓子说扁桃体有些红,不用打针,回去吃消炎药吧。这个大夫现在来看还是蛮负责的,回到家后吃了两袋消炎药病就好了。后来我想到用中医的方法对付小儿疾病,就在网上买了小儿推拿的书,但如何看都是一头雾水。小孩子有时候发烧,我就给孩子放血,拨罐,推拿,无所不用。总之孩子再就没有去过医院,都是我亲自调理,家人也从来没有因为孩子生病而上火。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我基本都是在网上查资料,还没有正规的去看书学习中医理论。但那时候我已经给自己针炙了,因为本人胆子大,看到针炙的书上讲给自己扎针体验针感,我比量了半个小时,狠狠地在合谷穴上扎了进去。从那以后我便经常给自己扎,给家人扎。但中医水平还停留在表面。

  第三次机缘是在孩子三岁之后,这个时候孩子再发烧我用了所有的招数全都徒劳无功。怎么办?我不能在这件事儿上丢面子啊!我的原则就是不去医院。有两次孩子发烧两三天还不退,媳妇和老妈厉声呵斥说:再不去医院孩子要烧坏了。我顶着巨大压力趴在网上找资料,头上渗出汗水,急得我直恨自己业务水平太差。那时候我才知道感冒还分风寒和风热。买中成药,硬着头皮给孩子吃,拖拖拉拉的孩子烧了好几天之后终于好病了。至于怎么好的我也一知半解,总之是没有去医院打针就算胜利了。

  第四次机缘是在今年的2月份,孩子又发烧。用风寒感冒颗粒还有小柴胡颗粒全都不好用了。烧到第三天的时候孩子明显已经萎了,精神头也不如前两天。此时我咨询了一个在网上看病的中医,这个中医看似以往疗效都不错,微信上经常发些成功病例。我把赌注押在他的身上,咨询之后打过去50元费用,然后照方抓药。但看着药方我怎么感觉不太对症。此时我隐约觉得孩子是里热,这个大夫给我开的是大青龙汤,我比照《一百天学开中药方》。我半信半疑的去药店抓了药给孩子吃下,两天没效果不说倒还严重了,孩子晚上烧到40度,而且还说胡话,吓得我马上给喂美林退烧。至此这场赌注失败了,我暗骂这个中医辩证太糟糕。第五天上午我及时停药,去药店买了莲花清瘟胶囊,还好吃了两天终于好病了,家人的眉头亦舒展了,我半悬的心也可以放下了。这几日给我折腾的不行,主要是心里压力太大。自我总结了一下,天天晒病例的医生未必是好医生。

  此时我醒悟了,只有自己踏踏实实地学习中医才有出路,才能继续留住面子,指望别人一切都是枉然的。从今年二月份我网购了胡希恕讲伤寒和一堆中医书,天天废寝忘食地看,看病例,分析药性,慢慢的有些感觉了。在这期间孩子虽然没有发烧,但有一次是不明原因的呕吐,他妈妈说这两次呕吐都是吃西红柿吃的,不过我看过孩子的舌相后立马否定了她的结论,开了副去火的方子,吃了两天等孩子再吃西红柿的时候竟然不吐了。这意味着我的学习是有成果的,无形中给我一个最好的肯定。还有一次孩子的脸上起癣了,他妈妈说快买药膏擦,不然会蔓延扩大。我又开了两副药,这脸上的癣默默的竟然自己消了。此后我的信心大增,伤寒论太阳病篇还没有看完啊,我已经有了这么大的进步,我暗自佩服,伤寒论太了不起,胡希恕讲解的太好了。幸幸的我一路走来,终于踏上了中医这条“不归路”,我想这辈子不可能再和她分开了。仰望星空,中医便是北斗星一样,在黑夜里给我指明了方向,让我不再彷徨和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