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花道的发展 历程和灵性体现

  佛教花道的发展历程和灵性体现

  只用一莳花材,意味一心一志、心不要乱,意喻着心的境界需求坚持宁静,才干看得远、想得深。从花艺提高花道,插花衍生的禅意,影响夫妻间相处之道,让家庭更调和。以一朵大花和小花来说,也许是补株,或烘托调配,懂得“让”之外,还要缩小自己,这些都是透过花道学习而恍然大悟。

  花型诠释四季,了解花型的架构,也要知道生态美,庭园之美花型,出现“恬安淡泊、无为无欲”的意境。“清雅之美”花型,意寓“其心禅寂,常在三昧”;人心清净幽静,无邪念、无烦恼。讲师苏月菊以剑山分成田字型,以其中一角来插作分株型态,表达“植福田”,人人将心顾好,勤耕福田的情境。

  玫瑰花是清雅之美的主角,花语为大爱与热心,以伯利恒之星、青龙叶、深山樱衬出其高雅。然而阐释的是经中所云,“爱著者,起能舍心。让人人能弃悭贪,铲除欲想,肯施舍。”

  妙法花中传内化才智来度众

  花道的艺术意涵,招引很多同道中人;讲究的不是插花技巧,而是修养人文的延伸,一叶一如来,一花一世界,佛法《无量义经》、《法华经》、《静思语》都出现在法华花云的妙境。当花与草相遇时,能够运用在日子上成为才智,就不仅仅一种艺术,而是心灵风景的提高,更是自我内化后接引、培养人世菩萨的妙法。

  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世人所了解的日本花道,其实最早来源于我国隋唐年代的“佛堂供花”。我国古代插花与我国传统的人文观念、艺术手法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络。

  先秦

  先秦年代我国民间就有男女互赠花束以表达思念的风尚。《诗经》中有记载:“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南史》中也记载了最早的佛前供花情形:“有献莲花供佛者,众僧以罂盛水,渍其茎,欲华不萎”。这儿记述的是公元5世纪的事。稍后有庾信的杏花诗:“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可见,此时插花已不仅仅用于佛前供侍。

  唐朝

  至唐朝,花艺也蓬勃发展,进入黄金年代。君王提倡,文士尚雅,仕女爱花,处处出现一派争奇斗艳的盛况,插花已深植于民众日常日子,举国有以花会友、寄情花木之风。史料《清异录》中最早记载了当时插花展览的盛况。与此同时,佛教盛行,佛前供花也非常普遍,所以深山古刹、寻常街巷皆花影婆娑。

  宋朝

  至宋朝,插花盛于民间,尤为文人所喜,常以花影人,用插花来表达心里世界。在我国文人的眼中,花经常化作活生生的人,成为文人的知音和情感寄予。宋朝有一首咏海棠的诗:“海棠脉脉要诗催,日暮紫锦无数开”,意思是说海棠半舒半卷,脉脉含情,非要诗人吟出好诗来,否则就不愿开放。这儿,海棠分明变成了一个多情而娇媚的女郎。想来想去,只好“青泥瓦斛移山花”、“移栽白定瓷”,连根带土移到自家的花盆里。可也偏有些文人不管这些,硬是“折入文窗纱并绿,剪刀携得丽情面”。在这折、剪的过程中,文人们把自己的情感、寄予体现出来。倘若没有这“折”、“剪”,又哪来今日的插花呢?

  元明清

  历元至明,我国插花逐渐脱离了民间,而更多的成为文人雅趣的一部分。经过他们的承继与发扬,一批插花专著问世,如明代张谦德著《瓶花谱》、袁宏道著《瓶史》等。我国插花在技艺和理论上走向了成熟。

  清末以后,因为连年的战乱,我国插花逐渐沉沦,传统插花几乎濒临绝迹,我国大陆直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才逐步复苏。而日本使者从唐朝将“佛前供花”带回国,并将其逐步发扬光大,构成其特有的花道。

  我国人信任天人合一,信任物我本属一体,因而崇尚天然,将天然作为心灵的寄予和归依,由此也构成了我国文人插花最典型的主题——遣怀,即抒发心里的感情。

  在我国式的插花中,与遣怀这一主题相应,宋时出现了理念花,用名贵素雅并富于象征性的花卉,如“梅、兰、竹、菊、杉、柏、水仙”等,表达作者对人生、对社会的愿望和志向。但“理念花”仅仅注重品质的昭示,却无法传递文人更杂乱奇妙的心境和情感,所以元明清时期出现了“心象花”、“自在花”等,花材运用更广泛自在,主题也多是抒发个人心态和情趣。

  插花艺术被视为一个天人合一的万物生命之融合。经过插花感触天然和生命的改动,恰当地截取树木花草的枝、叶、花朵刺进花瓶等花器中,并能给人以艺术和美的享用。花道各流派的根本精力宗旨便是“天、地、人”的调和一致,这是东方特有的天然观念和哲学理念。

  插花是茶会另一种文化"插花"起源于佛教中的供花。插花是一门艺术,同雕塑、盆景、造园、建筑等相同,均归于造型艺术的领域。

  我国的插花分六大根本花型,即直立型、歪斜型、平出型、倒挂型(下垂式)、平铺型(浮花)、终合型(自在式)。无论是哪一种形式,在插花构图中,调和的比例关系是插花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我国插花着重花叶等的比例感,营造出一种共同的意境。

  插花即指将剪切下来的植物之枝、叶、花、果作为资料,经过一定的技能(修剪、整枝、曲折等)和艺术(构思、造型设色等)加工,重新配置成一件精美美丽、赋有诗情画意、能再现大天然美和日子美的花卉艺术品,故称其为插花艺术。

  插花看似简单简单,然而要真实插成一件好的著作却并非易事。

  因为它既不是单纯的各莳花材的组合,也不是简单的造型,而是要求以形传神,形神兼备,以情动听,溶日子、知识、艺术为一体的一种艺术发明活动。

  国内外插花界的朋友们都认为,插花是用心来发明花型,用花型来表达心态的一门造型艺术。

  为了到达插花著作的生动天然和坚持重心平衡,对花材的布局有一定的要求,那便是插花基础六法,即凹凸参差,疏密有致,真假结合,仰俯照应,上轻下重,上散下聚。

  六法是以艺术形式美的原理,总结历代插花的理论,结合现代我国插花的实践而得出的造型详细准则。基础六法首要是针对不对称构图的插花造型而言。

  一、凹凸参差。花材规划应有立体空间构成体现,即要求在多维空间用点、线、面等造型要素进行有层次的方位运营,上下、左右、前后层次分明而又趋向一致,力求防止首要花朵在同一水平线或同一垂直线上。

  二、疏密有致。花材在组织中应有疏有密,天然改动,画论说,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疏如晨星,密若潭雨,疏密相间,参差有致,一般在著作重心处要密,远离著作重心处要疏。著作中要留空白,有疏密对比,不要全部插满。

  三、真假结合。衬材与主花相辉映,有形与无形照应,以实隐虚,以虚生境,给实以生命,灵性和生机。真假结合可以有多种理解,首要是指视觉可视之处,有形之景为实,思想幻想之处,无形之镜为虚,花为实,叶为虚。

  有花无叶欠烘托,有叶无花缺实体,花苞为虚,盛花为实,藤为虚,中心花为实,正面花为实,侧背花为虚,块状花为实,细碎花为虚,面状叶为实,线状叶为虚,绘画中的留白即是实中留虚的处理手法。应用于插花使人发生空灵奥妙之感,也可以此增强疏密对比。

  四、仰俯照应。无论是单体著作还是组合著作,都应该体现出它的整体性和均衡感,花材要围绕重心回视照应,神志和谐,既要反映著作的整体性,又能坚持著作的均衡性。花材围绕重心顾昐照应,层次和谐,就能构成一体,花材的仰俯照应应能把观众视线引向重心,发生稳定感。

  五、上轻下重。花材本无轻重之分,仅仅因质地、形状和颜色的差形成心理上的轻重感,质地、外形类似的花材组合在一起,较易获得和谐,在此基础上将不同颜色的花材合作也可以获得绚丽多彩又和谐一致的作用。

  一般指形状小的,质地轻地,颜色淡的,在上或外,反之要插在重心邻近,使著作坚持著作的重心平稳,如盛花在上,下面插成丛花苞,深花在上,下面可插成丛浅花,以到达著作重心平衡,

  六、上散下聚。指花材各部分的安插基部要像树干相同集合,拧成一股劲,似为同根生,上部如树枝涣散,发挥特性,恰当散开,婀娜多姿,使著作既有多变丰实的特性又要有同一性,插花起把要紧,是指花材的基部靠拢在一起,上部天然涣散,犹如丛生灌木,天然有序。

  任何造型都是由形状、颜色和质感三个要素组成,插花也相同。

  一、质感

  质感是规划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质感是物品的表面特性,如滑顺、粗糙等等。插花艺术所用的原料是植物,植物种类繁多,质感各异,有刚柔轻重、粗扩柔嫩的差异。因为生长环境不同,野生的芒草和温室里的花朵以及旱地高山植物与水生阴生植物在质感上均有显著的差异。

  插花时选用不同原料插出的著作风格炯然不同,情趣各异。花材除了具有天然的质感,经过人工处理,还可体现出特别的质感,如剥除了粗糙的树皮,就会出现光滑的枝条,新鲜的叶子风干后也会变得硬挺粗糙,表面光滑的竹子,锯开后竹子的截面出现的是粗糙的纤维断面,同一莳花材,不同部位会有不同的质感,如小麦的麦穗表面粗糙,而麦秆则光滑油润,所以必须细心地调查和把握各莳花材的质感特性,加以灵活运用。

  插花著作要体现花原料感的相互合作和谐,发生天然流畅的作用,合作不妥则显勉强、不天然而失美感。如松枝配菊花比配康乃馨和谐,高山旱地植物与水生植物般配则不和谐,这是天然式插花需求恪守的法则。除此之外现代花艺规划有时会以体现质感为主体,经过不同质感的对比发生激烈的视觉作用,也是另一种体现手法。

  二、形状

  “形”是花材的根本形状,“态”则为姿势。造型的根本形状是由点、线、面组成,面积较小的花材可视作点,如小菊、满天星,或一些小片的叶子等,多点聚合则可连成线,乃至面和团状。在大型著作中玫瑰、康乃馨都可视作点。

  一般叶片较宽可视为面状,常见龟背竹、绿萝、春羽等,有些面较平板,有些则有皱纹崎岖或缺裂,形状也各有不同,平板的面经过加工,或卷曲或折叠、撕裂等等各种手法可使之变形而发生意想不到的作用。

  线状花材可使花型挺拔、扩展、分散或潇洒,发生多种多样的美丽姿势与空间,因而传统的东方法插花非常重视线条的体现,现代插花也离不开线条。线状花材的种类非常富,草本植物如剑兰、晚香玉等等。木本花材更多不胜数,几乎所有枝条均可视作线材,最常见的如各种柳枝、桑枝、松枝、竹以及桂花、茶花等等。叶材中也不乏线条,如水葱、新西兰麻、葵芯等等。

  许多花材既可作点也可作线或面。如天堂鸟、散尾葵、苏铁等许多叶材,正面摆放为面,侧放则成线,往往以线示人比面更动听更美丽。因而,插花时要从不同的视点审视花材,以体现其不同的形状。插花者不仅要熟识各莳花材的天然形状,必要时还可改造花材,发明自己所需的形状。经过修剪、撕裂、卷曲、曲折、曲折、绑缚等等技巧,改动花材的本来形象以满足发明的需求。

  形状不仅是构图的体现形式,也是著作内在的媒介,著作的意境可经过花材和花器组成的形象来表达,形象与意境溶为一体可发生激烈的艺术作用。最具构思的著作其最大特色不在于花叶的种类,而是怎么运用。经过构思可以从天然界中最简单、最普通的花叶中发掘出美,材料尽管相同,但却可发生无限构思,有着各种不同的作用。

  三、颜色

  颜色是构成美的重要因素,西方插花特别着重颜色的运用。花材自身颜色鲜艳丰富,但怎么调配才干调和悦目,则需求把握一些颜色的知识。

  (一)颜色的构成 颜色有“无彩色”和“有彩色”之分。

  (二)颜色是赋有象征性的,它有冷暖、远近、轻重以及情感的体现机能。

  (三)颜色的规划 五颜六色组合在一起,并不一定美,调配欠好反而使人感到烦躁安。一件著作的颜色不宜太杂,配色时不仅要考虑花材的颜色,同时还要考虑所用的花器以及周围环境的颜色和色彩,只要相互和谐才干发生美的视觉作用。

招生电话:18630172139(微信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