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行医被取缔了 民间中医生存困局

  “6月23日,昆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综合监督执法局领导带队,联合公安、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在昆明市开展打击非法行医集中整治日行动,本次行动共出动各类执法人员217人,依法取缔无证行医“黑诊所”26家。

  又是对非法行医的查处,又是对民间中医的沉重打击。

  细数“围剿”民间中医那些事

  天津

  据天津北方网报道:6月19日以来,市区两级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对既往查处的无证行医点进行现场复查。自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施行以来,天津市查获无证行医21件,移送非法行医涉嫌犯罪案件2件。依据法律规定,即日起无证行医将面临最低5万元罚款处罚。

  江苏

  据环京津网6月24日报道:盱眙县进一步规范医疗机构、人员执业行为,整顿医疗秩序,提升医疗服务质量。从6月1日起到年底开展打击非法行医,整顿医疗秩序专项行动。专项行动的开展将严厉打击无证行医行为、严厉打击欺骗患者的行为、严肃查处医疗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

  山东

  据泰山快报3月9日报道:泰山区卫健局呼吁广大市民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到泰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的医疗机构就诊,自觉抵制非法行医行为,发现个体诊所和未设立发热门诊的社区卫生服务站及村卫生室自行营业的,积极拨打举报投诉电话进行举报。疫情还在,泰山区卫健局全体执法人员将对未经允许开诊,未按诊疗规定开展活动,非法行医等违法行为予以依法严肃查处。

  湖南

  据湖南日报12月4日报道:11月份以来,蓝山县卫生健康局组织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近一个月的打击取缔非法行医扫黑除恶治乱专项整治行动,重拳整治当前医疗市场仍存在非法行医突出问题,彻底铲除医疗机构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切实保障了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各地查处非法行医的方式越来越智能化,多元化了。这些对“非法行医”的严厉打击,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可想而知,有多少民间中医想治病救人,却因为一纸证书躲躲闪闪,到处飘泊,不敢光明正大的给人看病,结果还要被以“非法行医”的罪名罚款,甚至判刑。

  我们不得不否认,确实会有败坏了中医名声的“假中医”存在,但是,最让我们揪心的,还是那些被“误杀”了的,满怀热情,又身怀绝技的民间真中医

  我国的民间中医们,自从《执业医师法》开始实施以来,就一直被这把伤人的剑制约着,绝大部分中医人一直是处于“无证行医”的地下状态。多少优秀的,身怀绝技的中医人由于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不要说考取执业医师证,连报考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种情况就直接导致了我国民间中医的“独门绝学”,医药秘方流失惨重。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别提中医药振兴了,就连中医药的生存,都难以维持

  网友热评

  考证不仅难,还需要工作经验,没有证,还要被处罚,民间中医,实在太难了!

  中医传承怎可忘了民间

  前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说:“我们这些穿了皮鞋、坐了办公室的人,不要忘了民间。”一语道破了民间中医的地位。

  中医传承从来就是靠民间,家传师承和自学,这些是中医长盛不衰的根本,现在规定家传的、师承的、自学的而没有考取证书的都是“非法行医”,只有通过西医式的考试才是合法行医,这规定是符合自然规律?还是符合科学?

  “执业医师法是我国第一部规范医师执业的法律,自1999年颁布实施以来,至今已超过20年,当中的很多规定和提法已经无法跟上时代发展,所以修改执业医师法势在必行。”中国政法大学医药法律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刘鑫说。

  如果说西医式的考试能够鉴别中医的水平还算说得过去,可是关键问题在于,西医式考试和中医水平高低没有一点儿关系,大量的西医随便就可以考到一个中医执业证,而民间中医要考个执业证难于上青天,首先要有两个执业中医推荐,然后要跟师多少年,还要死记硬背大量中西医的知识。

  全国人大代表司富春提出:“加强建立中医特色诊所,对于进一步促进中医药服务的可及性,提升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壮大基层中医药服务队伍,方便人民群众就医具有重要的意义。”

  加强中医特色诊所建设,也是在保护民间中医的发展和传承。进一步推进社会办中医特色诊所,将中医类专科医院和只提供传统中医药服务的中医门诊部、中医诊所、坐堂医诊所作为优先领域优先举办。这一举措也一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民间中医。

  我们衷心希望这些中医利好政策可以尽快得到落实,不要被束之高阁,让民间中医们,让希望中医复兴的百姓能够早日看到黎明的曙光!

称呼(昵称):张晋老师
工作(职责):传承天医文化
电话(微信):18630172139